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eiwentingg.com】
当前位置: bt365官方网站 > 名家赏析 > 仓央嘉措 > 正文

灯火阑珊

作者:一诺
来源:bt365官方网站 时间:2017-12-16 11:27 阅读:6869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灯火阑珊

 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至相恋;第二最好是不相识,如此便可不用相思

雪花还在飞舞的时候,仁曾旺姆就出发了。像以往一样,她要到拉萨河边去祈祷她的心愿。但今天和以往所有的日子都不同,因为她感到,自己离那个愿望越来越远。

哥哥已经给她介绍了一个小伙子,那个小伙子精明能干,而且早就暗恋着她。自己孤独而秘密的生活不会再维持下去了。面对这常人所向往的相夫教子的日子,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?难道要把自己这徒劳的等待昭告世人?如果说出来,所有人都会嘲笑她,因为这实在是痴人说梦。

她在河边走着,越来越难过。也许过了这个月,她就再也不能到河边来了。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她不愿离开,即使难过也不离开,因为这是属于她自己的生活。

她像嚼雪一样,默诵着流传在街巷的那些情歌。她爱那些歌,比任何人都爱,但是,她也不由自主地联想,那诗中的女子究竟存不存在,如果存在,她会是谁呢?如果不存在,那他为什么能写得那么动人?她渐渐地憎恨起诗中那女子,难道她比自己漂亮吗?她又是怎么和他相见的呢?如果是那样的话,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等待呢?

在这无穷无尽的胡思乱想当中,愈加疲惫,但是越疲惫,她心中的爱反倒越炽烈,直到再次燃烧成火焰,烤热了她的心。

她在刚刚结冰的河岸边走着。有时一不小心就几乎踉跄得摔倒。有时她真想重重摔倒,再也爬不起来,就这样死在寒冷的冰上,一了百了,但转念之间她又振作起来,因为她实在不肯放弃这尚能怀抱思念的生活,活着是美好的,至少她能想念他,为他祈祷,为自己祈祷。她如果死了,就永远丧失了希望。

她把速度放得更慢,几乎是一点点在冰上拖动。河边的卵石又滑又冷,她越来越没力气了。突然,脚下的石头猛然一沉,原来是一块薄冰!她吭的一声摔倒在石头上,后背剧烈疼痛起来,她左手本能地一挥,结果正碰上了一个硬硬的冰碴,顿时划出了一道血痕,鲜血瞬间聚集,顺着血痕流了出来。

她疼得起不来了,于是就这样躺着。慢慢地,她甚至不想再起来,就这样一直躺下去,直到死在这祈祷未来的地方。鲜血流在冰上和石头上,冒着热气,但很快就冻结成红色的冰。此时此刻,有谁知道那些鲜血里凝结着一个女孩多少说不出的爱!

很快,她单弱的身子就冻得麻木。她本能地一挣扎,右手支撑着身体半爬起来。

此时此刻,她深深感到:自己需要一个人,需要一个男人来到自己身边,拯救陷入身体和心灵苦痛中的自己。

然而就在这一刹那,一个模糊但散发着迷人光彩的东西映入她眼睛——她眼下的冰下面,一块蓝汪汪的石头正静静地躺在那里,看起来已经几百年都没动过似的。她禁不住热血上涌,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疼痛,她拼尽了力气爬起来,把手伸进碎冰中去搬那块石头。那块石头有鸡蛋大小,但已经牢牢地冻在冰上,怎么也拿不出来。她着急了,取出身上带的小刀,用力去剜,剜了好久,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,只听嘎嘣一声,宝石下来了。她扔了刀子,双手捧起那块宝石——那真的是一块宝石,蓝得晶莹剔透,像天空的颜色,形状酷似一颗心。

仁曾旺姆激动得浑身发抖,就在这最绝望的时刻,老天把宝石赐给了她!这会是命运的转机吗?她的心上人知道这个奇迹发生了吗?

桑吉带着仓央嘉措几乎逛遍了拉萨的大街小巷,但是仓央嘉措一点也没有回去的心思,桑吉越来越急,好在他已嘱托好另外几个贴身侍卫支应宫中的一切,主人囚困已久,多玩一会儿就玩一会儿吧。

走着走着,吃午饭的时间到了。他们正好来到一个酒馆门前。仓央嘉措拉了桑吉一下说:“我们进去吧!”桑吉一看也好,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酒馆里。为安全起见,桑吉选了一处最僻静的座位,引着主人坐下。

酒馆里的一切对于仓央嘉措来说都那么新鲜。红男绿女们有的窃窃私语,有的高声打闹谈笑,好不热闹!酒香,混合着牛肉的香味,深深刺激着人的食欲。在这浓郁的生命气息中,自己身上那些被强加的戒律显得那么可笑。一股压抑已久的火气蹿上来,他紧紧攥住拳头,要狠狠地向自己头上的一切发起反抗!

“我也要喝酒。”仓央嘉措决然地对桑吉说,声音低沉,带着不容分辩的语气。

桑吉已经跟随他多年了,深知主人的心思。他真的十分心疼主人。他愣都没愣就答应一声,朝伙计摆手。伙计满面春风地跑过来,他见这两位官长模样的人来了,知道必定有大买卖,自是不敢怠慢。桑吉似乎早有准备,熟练地交代了几句,伙计高兴地下去了。

不一会儿,酒菜都摆上来了。桑吉给主人倒上了一杯。仓央嘉措只在小时候品尝过父亲一个杯子里的青稞酒中的一小口,那感觉已经很模糊,隐约是一种非常令人兴奋的味道。他看着杯中的酒,浓郁的香味刺鼻而入。这个佛门禁忌之物此刻成了一个象征,提示他向套在他身上的枷锁挑战。想到这里,他拿起杯子,像喝水一样,把一杯酒一饮而尽,顿时,苦辣辣的味道像火一样点燃了他的舌头和嗓子,忍不住嘶嘶直吐气。桑吉在一旁看了,禁不住笑出声来,但又心疼得赶紧递过一杯水来,给主人解酒。

仓央嘉措被酒这一猛烈的刺激激发出了内心的所有烦闷。酒的辣劲儿消失后,一种独特的香味和让人眼前朦朦胧胧的力量吸引着他,他端起桑吉新倒上的酒,又一点点地喝下去。

早就有人注意到了这张桌子坐的这两个衣着不俗的人。他们都知道这肯定是布达拉宫里重要的官员,尤其是年轻的女子们,早就被仓央嘉措不同凡俗的容貌吸引过去,暗暗猜测他是哪一家的贵人。

酒一杯一杯下肚了,桑吉暗暗叫苦,他根本拦不住主人,主人从没喝过酒,这样一来很快就要喝醉的,那这次行踪一定会暴露。

仓央嘉措知道,自己已经醉了。他从未醉过,欣喜地发现醉竟然是这样一件美好的事情,他全身轻飘飘,烦心事虽然没有消失,但都被朦胧的快乐推到很远的地方,一点也不让人感到难过。酒店里的人声喧哗,释放出浓浓的暖意,他想加入他们,和他们倾诉衷肠。他看到了很多女子正在偷偷看他,他笑了,真想走过去,抓住她们的手,念诗给她们听。有一个轻佻的女人甚至一扭一扭地走过来,想要招呼他,但被桑吉一瞪眼吓给走了。仓央嘉措也不说什么,只是再来一杯,让醉意来得更多一些,让快乐飞舞得更高昂一些。

仓央嘉措的眼睛越来越迷茫。桑吉用力拦阻他时,他甚至抬手狠狠打了桑吉一个耳光,这在平时自然是不可想象的。他看不清周围人的脸孔了。醉意到了最强烈的时候,身体不再轻飘,而是越来越沉重,像一堆烂泥一样,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。他不由自主地唱起来,唱的具体是哪一首歌自己都搞不清楚,但是,只要唱,他就很轻松。酒店里的人声渐渐低下去了,后来进入绝对的寂静,人们都屏住呼吸,听这个陌生的贵人唱歌,那歌声真是太美了,连最粗俗的人都被镇住了,女人们听着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落。

桑吉也停止了对主人的阻拦,在这样的场景中,一切世俗的猜疑都显得那么可笑。

他相信,没有人会伤害自己的主人,虽然被打了一记耳光,但他根本没有一丝气恼。

他哭了,为主人的一生感叹,为了主人的快乐,他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命。

仓央嘉措唱了很久很久,直到没了力气。他发觉自己的身子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了。

后来,他身子一歪,靠在椅子上不动了。不一会儿,胃里一股浊气上涌,令他感到非常恶心,他想吐但又吐不出来,全身陷入泥浆一样的浑浊之中。汗水和泪水混杂着,布满脸颊。

桑吉赶紧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主人穿上,扶起主人就往外走。酒店里的人都站了起来,担着一份心,看着二人离去。纷纷的议论声在二人离去后轰的一声高扬起来,各种猜测迅速在人群之间默默交流着。

仁曾旺姆把宝石放在怀里,右手捂住受伤的左手,微微趔趄着往回拉萨的大街走去。这时,找到宝石的兴奋已经过去了。那无法排解的落寞又注满了心头。有了宝石又有什么用呢?自己还是不能见到他,就算是见到他,他怎么会在乎自己这个平民百姓家的小女子?更何况,他是活佛啊!越想这些,她心里越难过,泪水顺着冰凉的双颊流下来,她连擦都不想去擦。

她走几十步就歇一歇,那重重的一摔耗费了她几乎九成的体力,她已经是在用搏命的力气在走。

拉萨城越来越近了。高原冬天的暮色渐渐地垂了下来,灯火一盏盏地亮起来。她有些不想回去了。置身在巨大的绝望中,她已经无力设想未来的生活究竟会怎样。

他们还不知道,就在这沉沉的冬日黄昏,将深深刻入后人内心的那段爱情,就要在他们相遇的途中开始了。

仓央嘉措在桑吉的搀扶下,踉踉跄跄地往布达拉宫走去。他胃里很难受,但寒风让他渐渐清醒过来,他并不在乎。心头的忧愁仿佛都已经被稀释,一点也不会让人难过。日子在朦胧的喜悦中变得那么让人留恋,真不想失去这一分一秒。

桑吉心中着急,眼看就要天黑了,再晚回去,宫里肯定要乱作一团,自己的命不足惜,主人如果被发现擅自出宫,今后会不会受到桑杰嘉措的进一步限制呢?那样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街上已经没有人了。人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。仓央嘉措走着走着,雪花又飘舞起来,不时打在脸上,他身上一冷,打了个寒颤。酒也因此醒了大半。

走着走着,一个身影远远出现在眼前,那是一个姑娘正远远地走来,她走得那么慢,好像故意不愿向前。她的表情中透着一分高傲,也透着几分哀伤。

他们离她越来越近,慢慢看清了她的脸庞:用“人面桃花”来形容她的娇容是最恰当不过,但在寒风中僵冷发白。几点泪光在眼中闪动着。那眼睛,大而亮,仿佛能从眼睛里看透她的心思,但又让人丝毫猜不到什么。

他停下了,像一根钉子紧紧地钉在地上。他感到一个梦正在向自己走来。那副面容,那双眼睛,仿佛前生早已相识,迟早相见,而自己思虑多年的日子仿佛都是在为这次相见而存在,所有的诗都是她而写,所有的旋律都是因她而生。他的心跳加速,浑身忽而火热忽而冰冷,他瑟瑟发抖,全身的酒意如尘土般洒落在地上。

她也看到了他。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用力揉了揉,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这次相见来得太突然,太不可思议,太不真实。虽然已经发生了,但是她仍然不相信。

她用力揉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伤口,疼痛钻心而来,也把她带回到现实中。她笑了,马上心头一热,猛地紧走几步来到他身前,双膝跪倒,抑制不住地抽泣起来。

相关专题:主人 越越 宝石 眼睛

    阅读感言

    所有关于灯火阑珊的感言
    • 游客 2017-12-16 评论

    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【窝书】,这里有最好看的小故事,有最美的文章,全都是原创作品,欢迎大家一起前来交流

    • 东东新 2017-12-17 评论

      好文,拜读,希多出精品。

    • 幽雨 2017-12-25 评论

      顶一下,推荐阅读~

    • 上帝的演员 2018-01-05 评论

      顶一下,推荐阅读~

    • 蜻蜓点水1993 2018-01-07 评论

      顶一下,推荐阅读~

    • 清?文 2018-01-11 评论

    • 清?文 2018-01-11 评论

      我写的也还凑合可以去看看